|
上海
城市指南 社区 精品攻略 城市合伙人招募 公司动态 下载APP 联系我们
栗栗Lily
02-08 11:56

最近在家肝了一下庆余年的小说,对言冰云和沈婉儿这对怨侣线特别粉。尽管小说中两人成亲后却渐行渐远……那就自己想看的甜文自己来续写!可是一不小心怎么又走虐了呢哈哈!  红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 沈大小姐已经不知道自己盯着眼前桌案上留着的烛台那闪烁微弱烛火有多久了。总之心中烦闷,辗转反侧总不能寐。她在等,等待着天明。   院子里露水深重,天空泛起鱼肚白般蒙亮。沈大小姐再也挨不住,从床上坐起了身子。些许是盯了太久的烛光,有些头晕恍惚,坐在床边定了定神方才起身。 此时平旦,府中的婆子丫鬟们尚未全起,沈大小姐走出屏风,唤醒自己的贴身侍女。两人轻手轻脚梳洗收拾着,丫鬟知道自家这位心思深重的小姐昨夜因言公子的事必定又是夜不能寐,便用檀木的篦子细细的顺着头发为她解乏。   稍事片刻,两人提了一个三层红木的食盒向膳房走去,灶台上的笼屉里蒸着各色糕点,殊不知这原本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沈大小姐对这灶台之事做起来倒是十分的信手拈来。纤细白嫩的指尖沾了清水,将糕点飞快的拾到盒子的一层。一旁的丫鬟将昨夜慢炖的食疗汤药装进瓷盅。装进盒子的另一层,再一层放的是精致的餐具器皿。事毕两人一前一后匆匆去往府苑后门,一辆马车早已在此等候。   马车途经市场档口的药铺,丫鬟赶忙喊停,脚步麻利的下车进入店内,掌柜的只道一声:“姑娘来了”便拿出早已包好的药材直接从柜台递出。看此情形无过多寒暄必是常客,丫鬟匆匆退出赶忙上了马车。沈大小姐接过侍女手中的药材,看了看,朱唇轻抿眉头微锁。那两包无非是上好的补血疗伤药和一副风寒灵。虽不知这些药是否真正的用上,可她依旧会锲而不舍的拿药。   马车前的车夫摇着手中的细鞭,迎着破晓的薄雾,赶去上京郊外的一处囚禁庄园。很难想象是何等人物需要别院处置。自然是那位让沈大小姐牵肠挂肚夜不能寐的言公子啊。南庆敌国的暗探网高级首领——言冰云。   马车停了下来,车中的主仆二人相视一眼,侍女拿着食盒先行下车,扶着随后下车的小姐来到了这座守卫森严密不透风的庄园。虽说都是锦衣卫的重兵把守,但对沈大小姐的到来倒是没有一丝意外,仿佛习以为常,见她而来只做恭敬拱手行礼。   “大人,老规矩。我只是进去看看他,放下这些吃食便尽快出来,必定不叫家父知道使得大人为难。”沈大小姐依旧是这老套的话语。   “大小姐,虽说不是第一次了,可下官仍旧要劝您一劝,您常来常往所留下的东西即使不说,沈大人也早就知晓。恕下官多言,您和这位的关系,可要想清楚啊,这可不是您个人的儿女情长,就算您不为自己,也得为大人的官职着想,朝中对此可是流言蜚语不断啊。”苦口婆心劝谏的这位便是锦衣卫处首领沈重的副使。 “婉儿...心中自知利害,劳烦副使大人对家父的一片忠心。自当记住您的劝解。”话毕,便同丫鬟匆忙入院。   命丫鬟门外廊前守候,沈大小姐便独自拎着食盒进入了房间。 映入眼帘的房间摆设布置极为简单,一床一几一椅和几样家具摆件。椅子上端坐了一位白衣公子,鬓边头发蓬乱,双手撑在膝盖上姿势僵硬。脚下是粗重冰冷的锁链。房间极其安静,仿佛连呼吸声都没有。   沈大小姐转身进入放下手中食盒,看着眼前的素衣公子言冰云,轻声端了窗边铜盆掏出帕子打水浸湿,然后缓缓的走到他面前半跪了下来,仔细看着他的面容。言冰云本是一个极为好看的人儿,即使昨晚刚刚经受酷刑拷问,此时的他的脸上表情依旧波澜不惊、面若冰霜。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聚集一处顺着轮廓分明的脸颊淌下来。嘴唇薄而干涸,眼窝因长期不眠不休发青深陷。手上的指甲分裂零落,原本那双手写得一手好字,画得一副名作,扶得一手好琴。现如今却是变了形,肿胀的令人可怖。身上的衣服虽是雪白素净,但布料下掩盖的伤势可想而知是多令人可怕。想来必是锦衣卫处医者已上过药换了里衣。   沈大小姐执着帕子,轻柔的抚上言冰云的面庞,所到之处擦掉了脸上的汗水。紧接着又轻手轻脚的为他擦过了双手,动作柔若清风,生怕碰到他的伤处牵扯疼痛。遂又掏出自己随身的篦子为他梳整了鬓边的乱发。   整个过程言冰云不做一声连眼睛都不曾睁开,仿佛沈大小姐这样的探视举动已习以为常。 沈大小姐亦是无言,默默的做着手中之事,然转身将食盒中的糕点汤食一一拿出摆放木几上。定了才开口说道:“这糕点是早上现蒸的,都是口味清淡极易入口,这汤是放了补血药材的,对你的伤口有好处记得喝完。还有你前几日因这屋子漏风偶感风寒,我抓了风寒灵交代下去给你熬了。” 椅子上坐姿僵硬的言冰云此刻缓缓睁开双眼抬起头,目光深邃的看着沈大小姐,声音低哑的回到:“都是假的,过去的一切都是假的。本官任南庆监察院四处暗探谍首,接近你只为情报,过去的话自然没有一句是真的。”   “我明白!我知道!你我之间是家仇国恨,我都懂!可我的内心让我放不下你...我...”沈大小姐的声音凄楚无比。   两人默言相对。 沈大小姐捧起瓷盅平复语气道:“我不可久留,我看你喝完汤药就离开。”   言冰云默然接过缓缓喝着。 沈大小姐走到窗前呆呆望着窗外,窗外景色萧条,寂寞空庭春欲晚。   “你我那日上京城诗会初相见,院中也曾是一片这样的景色。日暮落叶纷飞,极目遍地萧条。那时你可曾知我是沈重之女,沈家小姐?”   “不知。那时我初到上京城,参加如此名流聚会只为探听情报。知晓你的身份,是送你回府之时。”   “好...好一个有情有义的言冰云...”   沈大小姐踱步收拾了食盒。 “我改日再来看你,你要保重身体。”说完沈婉儿旋即转身出门,喊了丫鬟遂像大门口匆匆跑去。   言冰云目送着沈婉儿离去的背影,看着盆中被留下来的帕子,眉头渐渐舒展、喃喃自语道:   “那日庭院中的你遗世而独立宛如深谷幽兰。”   “我宁可你不是沈家小姐。曾经的一切也不是假的。”   如今分散逐分转,此已非常身,言公子如此,沈大小姐亦如此......

3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