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
城市指南 社区 精品攻略 城市合伙人招募 公司动态 下载APP 联系我们
神婆爱吃
11-22 18:30

现在每一位普通女性的地位都是远超薛涛当年的。至少身边越来越多男士懂得,桌上打算抽烟的,会绅士询问能否抽烟。我想,这是社会的进步。 古代与现代类似,更好的社会共识是局部的。如果把一个人由时间与传统所赋予的表象剥离掉,就是本性了。茫茫人海里,本性好的,确实不少。粗鄙,不是外貌能定义的,长在思想的土里,适时开出花来。被当事人戴在头顶上,而好心的旁观者,直着急着想帮着采下,藏进乌有里。教育最终会让更好的价值观自己被看见。 几次主讲薛涛院子里的美食典故,难免聊起薛涛,为言之有物,我做了不少考据。薛涛其实是一位乐伎,以前女性普遍地位低下,不是深闺生殖工具,就是娱乐社交工具。总之,与一个漂亮牲畜类似,所以可以买卖、**,甚至宰杀。薛涛不同,她诗文绘画了得,侨居百花潭,与唐一些文人雅士交往甚密。她的声名鹊起,跟情人元稹有关,更与她赠诗的信笺有关。《唐诗纪事》里记载:“涛好制小诗,爱惜其幅大,狭小之,蜀中号薛涛信笺。”而且,人家信笺是有颜色的。乐史在所著《太平环宇记》里说:“旧贡薛涛十色信笺,短而狭,才容八行。”后来,她的信笺成了宋朝贡品,一度抵万金,也成了日本对中国古文化的温柔念想之一。元人费著,薛涛赠不少文人雅士都是深红色(yí mā sè)我第一反应就是香辣的红油,或是现在最飒(chǒu)口红色号。爱,总有要命的道理。 但,爱与尊重真是两件事。柳如是不过如是。

2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