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
城市指南 社区 精品攻略 公司动态 下载APP 联系我们
云端原创
04-23 13:19

啵啵啵,眼睛盯着电视,嘴里嗑着瓜子,不知不觉中,眼前的瓜子壳堆起了小山。 这种状态,大概是我们中国人日常中最惬意放松的状态之一了。 此时,未缴纳的水电煤气费、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重压、追在屁股后催促的客户、单位领导的脸色和不悦.......似乎都已神奇地从这个世界上蒸发。手指尖儿频攫,瓜子壳儿翻飞,嘴里回荡着甘与香,脑神经处于一种晕乎乎然的放松状态 - 在嗑瓜子中,我们暂时忘记了生活的艰难,在嗑瓜子中,我们找到了活着的乐趣。 尤其是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嗑,围着一盘瓜子坐成一圈,你一句我一句,按着默契的顺序轮流吐槽,不必着急,每个人都有发言的份儿。可以随时停下言论,也可以随时停止不嗑,可以随时重新跟上话题,也可以随时抓一把瓜子继续嗑,没有人会介意,极其洒脱自在,伴着滔滔不绝的吐槽宣泄,所有惆怅和烦恼烟消云散、荡然无存。这是一个绝佳的泄压和社交方式! 为什么嗑瓜子能够令人这么放松呢? 一是瓜子便宜。松子更好吃,也会令人上瘾,但松子贵啊!一粒松子抵一把瓜子。即使在我小时候经济条件十分寒碜的背景下,瓜子也是吃得起的,当然,平时没事嗑瓜子会给人不求上进的感觉,一般过年过节家里囤的瓜子较多。记得有一年年关去乡下小姨妈莲莲家做客,莲莲打开她家的储粮槽,用白铁皮勺子从里面舀出一勺香香的葵花籽出来。我在外头瞄着,产生了错觉:觉得那个炕头大的储粮槽里,应该装满了一整槽香瓜子!莲莲每次只舀一勺出来,不够给我们解馋,但又不好意思自己去打开她家的储粮槽 - 那绝对是不礼貌的。 在答案未揭晓之前离开莲莲家,估计我整个假期都会心里不舒服。终于瞅准个机会没人时,我偷偷去打开那粮槽的盖子,结果大失所望:里面并没有如我想象的那样,装满了一整槽宝藏般的葵花子。瓜子被装在一个大塑袋里,用绳子扎紧了口,每次莲莲就是从这个塑料袋里舀一勺出来给我们吃的。 每到接近年关,母亲就会去大街小巷或菜市场里淘瓜子了,各家炒货铺一一比较过去,最后选中我们认为最好的一家下单。这个差事别提有多美了,我会自告奋勇跟着母亲上街,拖油瓶般跟在她身后。母亲买东西是非常非常慢的,因为她要比较、思考、斟酌、还价,以求入眼的货色,能与兜里的钱,达到最大限度的平衡。她会站在一个铺子里跟老板扯东扯西半天,手里抓一把瓜子(那把瓜子是老板许可的试吃品),边嗑边扯,在还价过程中,穿插着一些与市井传闻、日常生活相关的唠嗑,毕竟小城镇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生意不成朋友成。这时候我也不是那么不耐烦了,因为我也得了一把瓜子嗑,自得其乐。等手里的瓜子嗑完,我们也该告辞了,继续寻找到下一家,同样情形再次上演一番。通常当天是不会下单的。把该拜访的炒货铺都拜访了,明天再回来下单。这也算是个市场调研的过程吧! 瓜子便宜,吃的时候,最重要的花销这一条,不用过多顾虑了,在经济压力这个本质性问题上,我们得到了解脱。其次是久食不饱,甚至还能促进肠胃蠕动,加快消化。中国人的餐桌上,餐前餐后常以一碟瓜子作为“散口”(台州话:零食),一杯好茶,一碟散口,作为一场完美桌宴的序曲或收尾。 我跟先生初识谈恋爱时,黏糊得不得了,每天呆在小房间里等他下班,俩人吃了晚饭后,一起看电视、嗑瓜子。我恁是将瓜子一颗颗剥了壳攒起来,等他回家啊呜一口吃掉。生了女儿后,这个待遇就给女儿了。然而后来有一次他们吃不下了,我只好自己消灭剥好的瓜子仁,才发现,真的一点都没有嗑瓜子那个乐趣和香味了!原来先生和女儿,也一直配合着让我开心,一个愿意付出,一个愿意欣赏,没有比这更好的你情我愿的合作了。 西瓜子、南瓜子、葵瓜子这三者中,我最好葵瓜子。西瓜子太硬,南瓜子太咸,唯独这原味古法炒制的葵瓜子,微咸微甘,成就舌尖造化。不仅仅是舌尖的造化才让我们爱不释手,它的社交性、兼容性和价值回馈感,让我们沉迷于这种简单的重复动作中,满足着我们天生的对频繁咀嚼的需求。它是一种慢生活的表达方式,是我们在营营谋生压力和紧张感之下,难得的休闲与放松。嗑瓜子,嗑重于食,嗑的过程是释放压力的过程,那种剥好的瓜子肉、松子仁、核桃肉、剥好的石榴籽、剔了刺的鱼、去了壳的蟹、栗子、甚至单纯取出包装的咸鸭蛋黄......无趣就无趣在它剥夺了我们享受这个得食过程的乐趣。 嗑嗒一颗,嗑嗒一颗,我们的舌尖和指尖心照不宣地配合着,重复这简单而机械的动作。这简单而机械的动作却又是如此美妙,成了无数人的心头所好。嘴巴不再寂寞了,心里也悠悠然地慢下来、安静下来,开始热爱生活,细细品味日子里的小欢喜了,这有什么不好吗? 就该懂得享受生活。 【云端原创】 (图片来自网络)

2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