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
城市指南 社区 精品攻略 公司动态 下载APP 联系我们
云端原创
04-23 13:22

老虎明明是山中之王,又有山君、山神等尊称,却被民间某些地区称为大虫。 这条虫真大,大得可以吃掉人。 我原以为老虎落得如此一个不堪的外号,是源于虎落平阳,又或者是在景阳冈的那段人生低谷,一只样貌威武的“吊睛白额大虫”,被武二赤手空拳活活揍死,害得整个虎族威风扫地。 后来得知,并非《水浒传》首创大虫,晋代《搜神记》中已经有大虫的明确称呼,但《搜神记》这一段写得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扶南王范寻养虎于山,有犯罪者,投于虎,不噬,乃宥之;故山名大虫,亦名大灵。”前面容易理解,意思是扶南国王范寻将犯罪之人扔进虎山,老虎如果不吃此人,就将他赦免。但“故山名大虫”这一句来得莫名其妙,我有点懵:老虎外号大虫的由来,跟这有什么因果关系吗,有没有能人解释一下? 扶南王范寻不止养虎断案,他还养鳄鱼,犯人扔进鳄鱼池,鳄鱼不吃他,也赦免。乍一听这扶南王貌似昏庸,办事带着占卜的色彩,其实不然,这国王是带着一份怜悯之心,给死罪之人多一次活命的机会,到底是仁慈还是心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扶南王范寻所处的时代相当于我国三国晚期,所处疆域相当于现在的柬埔寨洞里萨湖流域,当时被称为天竺的,那时的扶南国力强盛,与晋国有持续交往,曾经把一些天竺的特产带进了洛阳,比如“一丈三节”的稀奇水果甘蔗等。 老百姓把老虎叫做大虫,到底是畏惧的心理,还是蔑敌的心理?心想不必害怕,不过是一条体型巨大的虫而已?可是老虎的威风并没有因为这种蔑视性外号而减弱,在东北长白山听到真切的虎啸,坐在车里的我们也被吓得噤若寒蝉。虎啸并不会因为山林的茂密而削弱,反而穿林走樾,仿佛就在耳边,就在附近,让人心惊肉跳。虎未至,而威已至,这一点上,狮吼好像欠缺一点。 听着比较合理的说法是唐朝开国以后,老虎就不能叫老虎,因为李渊的爷爷叫李虎,虎字需避讳,所以老虎改称大虫。大不单指体型大,有“尊”之意,最厉害、最杀甲的,如大王、大人(旧时对当官的尊称)。虎避李虎的讳,唐朝官方文字中几乎没有虎字出现,甚至民间的尿盆,原先大伙儿都叫虎子的,也改口叫马子,从而演化成后来的马桶,此事我在《马桶文化》中略有提及。这是一个很别扭的事情,因为虎是一个很常见的字眼,生活中经常会提到,就必须时时小心不要犯错。但唐朝是一个寿命很长的朝代,别扭是别扭,拗不过时间培养出来的习惯,大虫大虫地叫了将近三百年,居然也顺口了起来,以至于唐灭亡进入宋而无需避讳后,还有人一时改不过来。 道家人最有意思,他认为地球上的所有动物其实都可以统称为虫,虫分成五大类:毛、羽、鳞、壳、倮。老虎是最大的毛虫,简称大虫,对应五行中的木。咱们人类也是虫,因无毛,属于倮虫,跟蚯蚓和蛇同类。实在不可思议,按照这个理论,人类是倮虫中的大者,是大倮虫。 台州人从小就对虎特别畏惧,我就是这样,邻居好事者经常拿拖拉机或大虫来吓唬我,说后山上有大虫,眼睛像灯泡一样,又或者说有拖拉机突突突开来了,听到这个我也会吓得瑟瑟发抖。大虫人人都怕,不足为奇,拖拉机为什么也会怕?至今我自己也无法解释。想来,大概是那种暴突的噪声,听起来特别嚣张和具有戾气,驶过身边时,指不定会突地喷出一柱黑烟和水汽出来,从小喜欢安静的我,便很难接受,就像讨厌路边打爆米花的土机器一样,它的不确定爆发让人猝不及防,提心吊胆。 台州人谈虎色变,从俚语中可见一斑,比如形容人作死:大虫头搔痒、大虫嘴里挖碎肉、大虫眼点灯……跟老虎屁股摸不得却偏要摸、给老虎脖子系铃铛一样,都是自寻死路、活得不耐烦的行为。而这三者中,我觉得最不令人同情的是第一种。大虫嘴里挖碎肉,可能是因为生活所迫而不得不铤而走险,试图从强者身上抢一点利益或资源过来。大虫眼点灯,是傻子的误判,因为大虫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傻子便以为是灯火,去借火点灯,结果把自己送进虎口,这是笨死的。唯这大虫头搔痒者,求的是什么呢?在临海方言中,那叫“撩手痒”,就是太闲了,手痒痒作死,结果死了也没人同情。 【云端原创】 (图片来自网络)

24 0